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桦博客

 
 
 

日志

 
 

读书笔记-《瓦尔登湖》  

2013-02-04 10:3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前偶然在互联网上看到《瓦尔登湖》 (Walden Pond)的中译本, 只翻了两页,我就把作者亨利·戴维·梭罗先生(Henry David Thoreau <1817-1862>) 当作美国的陶渊明。再多看几页,又觉得不太像。陶渊明做了几年小官,不得志才跑回去耕田。这位梭罗先生却真真正正喜欢一个人在山林湖边过活。此外,陶渊明的文字精练简洁,教人一看就为之倾倒。梭罗的文章你可要心平气静地去念,无论是中译本或英文原文我都觉得有不少晦涩难明之处。有些篇章简直是他老兄在湖边生活的一笔流水帐。然而正如译者所说 :"有许多篇页是形象描绘,优美细致,像湖水的纯洁透明,像山林的茂密翠绿;有一些篇页说理透彻,十分精辟,有启发性。"

他对世俗观念不屑一顾,对生活的态度却是那么的严谨。在《我生活的地方;我为何生活》那一篇中有这么的一段:

"我到林中去,因为我希望谨慎地生活,只面对生活的基本事实,看看我是否学得到生活要教育我的东西,免得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生活过。我不希望度过非生活的生活,生活是这样的可爱;我却也不愿意去修行过隐逸的生活,除非是万不得已。我要生活得深深地把生命的精髓都吸到,要生活得稳稳当当,生活得斯巴达式的, 以便根除一切非生活的东西,划出一块刈割的面积来,细细地刈割或修剪,把生活压缩到一个角隅里去,把它缩小到最低的条件中,如果它被证明是卑微的,那末就把那真正的卑微全部认识到,并把它的卑微之处公布于世界;或者,如果它是崇高的,就用切身的经历来体会它,在我下一次远游时,也可以作出一个真实的报道。"

原文是这样的:

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ished to live deliberately, to front only the essential facts of life, and see if I could not learn what it had to teach, and not, when I came to die, discover that I had not lived. I did not wish to live what was not life, living is so dear; nor did I wish to practice resignation, unless it was quite necessary. I wanted to live deep and suck out all the marrow of life, to live so sturdily and Spartan-like as to put to rout all that was not life, to cut a broad swath and shave close, to drive life into a corner, and reduce it to its lowest terms, and, if it proved to be mean, why then to get the whole and genuine meanness of it, and publish its meanness to the world; or if it were sublime, to know it by experience, and be able to give a true account of it in my next excursion.

这一段是被引用得最多,在电影《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里那群学生在山洞里就朗诵过这一段。

到林中是去锻炼自己,是去验证自己的生活理念,我相信他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去忍受那无穷无尽的孤独。然而他是那么善于去捕捉, 去享受大自然的美景。按他自己的说法,他已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

"这是一个愉快的傍晚,全身只有一个感觉,每一个毛孔中都浸润着喜悦。我在大自然里以奇异的自由姿态来去,成了她自己的一部分。我只穿衬衫,沿着硬石的湖岸走, 天气虽然寒冷,多云又多风,也没有特别分心的事,那时天气对我异常地合适。牛蛙鸣叫,邀来黑夜,夜鹰的乐音乘着吹起涟漪的风从湖上传来。摇曳的赤杨和白杨,激起我的情感使我几乎不能呼吸了;然而像湖水一样,我的宁静只有涟漪而没有激荡。和如镜的湖面一样,晚风吹起来的微波是谈不上什么风暴的。虽然天色黑了,风还在森林中吹着,咆哮着,波浪还在拍岸,某一些动物还在用它们的乐音催眠着另外的那些,宁静不可能是绝对的。最凶狠的野兽并没有宁静,现在正找寻它们的牺牲品;狐狸,臭鼬,兔子,也正漫游在原野上,在森林中,它们却没有恐惧,它们是大自然的看守者,──是连接一个个生气勃勃的白昼的链环。等我回到家里,发现已有访客来过,他们还留下了名片呢,不是一束花,便是一个常春树的花环,或用铅笔写在黄色的胡桃叶或者木片上的一个名字。不常进入森林的人常把森林中的小玩意儿一路上拿在手里玩,有时故意,有时偶然,把它们留下了。有一位剥下了柳树皮,做成一个戒指,丢在我桌上。在我出门时有没有客人来过,我总能知道,不是树枝或青草弯倒,便是有了鞋印,一般说,从他们留下的微小痕迹里我还可以猜出他们的年龄、性别和性格;有的掉下了花朵,有的抓来一把草,又扔掉,甚至还有一直带到半英里外的铁路边才扔下的呢;有时,雪茄烟 或烟斗味道还残留不散。常常我还能从烟斗的香味注意到六十杆之外公路上行经的一个旅行者。"

孤独,在我过往的经验里,是一个避之则吉的恶魔。我往往宁愿混在喧哗的人群中去打发时间,也不愿意一个人去面对孤独。按梭罗先生的标准那可算是浪费生命。

梭罗先生的高标准可能不适用于每一个人,如果我们能在繁忙生活中抽空多作一些独立的,不随流俗的思考,那将会有助于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

虽然是一百多年前的著作,《瓦尔登湖》洋溢着强烈的环保意识,这也许是此书近年更获得重视的原因。瓦尔登湖座落于美国麻省波士顿西北的康科德(Concord)市附近。康科德市是美国历史名城,
1775年美国人就在此地顶住了英军最强力的进攻而保住了美国的独立。二战时期美国人就称重庆为中国的康科德。 康科德也是人才辈出,最出名的要算是思想家、文学家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爱默生是确立美国文化精神的代表人物, 美国总统林肯称他为“美国的孔子”、“美国文明之父”。爱默生与梭罗的关系是亦师亦友。

梭罗另一本大作是《
论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那是讨论在法律无法维护社会义的时候,公民以违规的行为,为正义作出抗争,同时也心甘情愿承担因此而获得的惩罚、代价、和牺牲。

1906年印度圣雄甘地在南非进行反种族歧视民权运动时,在狱中他读到梭罗《论公民抗命》,并且受到启发。他为此发表了梭罗的书介,并称梭罗为美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贤人。他后来说: "梭罗的理念对我影响很深,我采用了很多,而且向每一位争取印度独立的同胞推荐这本书。我甚至以《论公民抗命
》来为我们的运动命名。"

两年前我和住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好友SH君谈到梭罗这本书和康科德这座名城承蒙他的邀请我们驱车去了瓦尔登湖和康科德一次。下面是我拍的几张照片。


读书笔记-《瓦尔登湖》 - 思桦 - 思桦博客
 



读书笔记-《瓦尔登湖》 - 思桦 - 思桦博客
 瓦尔登湖


读书笔记-《瓦尔登湖》 - 思桦 - 思桦博客
 瓦尔登湖

读书笔记-《瓦尔登湖》 - 思桦 - 思桦博客
 瓦尔登湖

读书笔记-《瓦尔登湖》 - 思桦 - 思桦博客
 梭罗的小屋(仿造)和铜像


读书笔记-《瓦尔登湖》 - 思桦 - 思桦博客
 康科德市街景

读书笔记-《瓦尔登湖》 - 思桦 - 思桦博客
 康科德市街景


当年网上的中译本没有提到译者的名字,最近我才查出那个版本是著名翻译家,散文学家徐迟(1914 - 1996)所翻译的。 徐迟就是那篇关于陈景润的报告文学作品《哥德巴赫猜想》的作者。到今天《瓦尔登湖》这本书已经有好几个译本。

当年中文网页有一些网友的精彩评论。希望他们不介意我抄录其中三则:

(1)
很久以来我就知道生命存在是靠物质支撑的
偶尔看了这本书并且花了点滴的时间去思索
才明白内心的安静,崇高,对自我价值的追
求,生活方式的不随波逐流,精神上的完全
解脱才是生活。

(2)
喧嚣的世界,人们疲惫奔波于生活。
不经意地,看到了这一泓清澈,终于明
白──生命的真谛在这里,享受一片安
静,咀嚼自然美丽!

(3)
每日的繁忙生活让我们忘记了思考的重要
性,夜晚,在台灯下面,静静的读这本静静
的书,一切的喧嚣都变成了过眼云烟~~
心中只有美丽,纯洁,爱情.

最后
请允许我节录徐迟译本序的两段作为此文的终结:

这本《瓦尔登湖》是本静静的书,极静极静的书,并不是热热闹闹的书。它是一本寂寞的书,一本孤独的书。它只是一本一个人的书。如果你的心没有安静下来,恐怕你很难进入到这本书里去。我要告诉你的是,在你的心静下来以后,你就会思考一些什么。在你思考一些什么问题时,你才有可能和这位亨利,戴维梭罗先生一起,思考一下自己,更思考一下更高的原则。

这位梭罗先生是与孤独结伴的。他常常只是一个人。他认为没有比孤独这个伴儿更好的伴儿了。他的生平十分简单,十分安静。1817年7月12日梭罗生于康科德城;就学并毕业于哈佛大学(1833-1837年);回到家乡,执教两年(1838-1840年)。然后他住到了大作家、思想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家里(1841-1843年),当门徒,又当助手,并开始尝试写作。到1845年,他就单身只影,拿了一柄斧头,跑进了无人居住的瓦尔登湖边的山林中,独居到1847年才回到康城。1848年他又住在爱默生家里;1849年,他完成了一本叫作《康科德河和梅里麦克河上的一星期》的书。差不多同时,他发表了一篇名为《消极反抗》(On Civil Disobedience)的极为着名的、很有影响的论文,按字面意义,这也可以译为“论公民的不服从权利”。后面我们还要讲到它。然后,到了1854 年,我们的这本文学名著《瓦尔登湖》出版了。本书有了一些反响,但开始的时候并不大。随时间的推移,它的影响越来越大。1859年,他支持了反对美国蓄奴制度的运动;当这个运动的领导人约翰布朗竟被逮捕,且被判绞刑处死时,他发表了为布朗辩护和呼吁的演讲,并到教堂敲响钟声,举行了悼念活动。此后他患了肺病,医治无效,于1862年病逝于康城,终年仅44岁。他留下了《日记》39卷,自有人给他整理,陆续出版,已出版有多种版本和多种选本问世。

他的一生是如此之简单而馥郁,又如此之孤独而芬芳。也可以说,他的一生十分不简单,也毫不孤独。他的读者将会发现,他的精神生活十分丰富,而且是精美绝伦,世上罕见,和他交往的人不多,而神交的人可就多得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