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桦博客

 
 
 

日志

 
 

简体字的烦恼  

2013-12-03 04:0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自小是学繁体字的,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方便或困难。大学学的是理科,用的都是英文课本。真正接触到简体字是看大陆出版的小说和翻译作品。从繁入简对我来讲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大问题,没见过的简体字很多都可以猜得出来。喜不喜欢又是另一回事了。

当时很多朋友都是死硬派,能有选择就宁愿看香港和台湾的繁体版。我没有那样极端,但到今天还不忍心全部抛弃繁体字。我欣赏繁体字的对称和美感,看到什么 “广” 和 “厂” 就混身不自在。

用繁体字的人看简体字就完全没问题吗?非也,我们最怕的是几个繁体字简化为同一个简体字的情形。比如 “发” 这个字就用来简化 “發”  和 “髮” (發財和頭髮)。你看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其中的两句: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
"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

换成简体字都变成“发”, 要你去猜那是什么意思意境就差很多了。 小学时我们要是把 “發”  和 “髮” 混淆了是要被罚的。

汉语文字都是单音节,所以同音字很多,与 “髮” 同音的汉字信手拈來就有 “發髮罰法乏伐筏閥”。不知道只把 “發“ 和 ”髮“ 合并的根据是什么?这种随意性的合并不是减少同音字的好办法,反而把 “发” 字的运用增加了难度。

下面都是同样的例子:
面  (麵,  面 )  -  麵條,  上面
后  (後,  后)    - 後来,  皇后
历〔歷,  曆〕- 歷史,  日曆
尽〔盡,  儘〕- 盡量,   儘管
汇〔匯,  彙〕- 匯錢,   字彙
系   (係,  繫)  - 關係,   繫鞋带
秋   (秋,  鞦)   - 秋天,   韆 鞦
游  (游,  遊)   -  游泳,   遊戲
钟(鐘, 鍾)-  時鐘,   鍾愛
云  (云,  雲)   -  不知所云,  藍天白雲
复 (復, 複)    -    復興,  複習
干 (幹, 乾)   -     幹活,  乾燥
于 (於,  于)   -    生於斯,  之子于歸

说实话,我不知道简体字里有没有 "於" 这个字。我的一篇博客里有 “叶子长于树干” 这个句子。后来硬起心肠把它改写成 “叶子长於树干”, 因为我没法忍受 “于” 和 “干” 平排的光景。当然,我更喜欢  “葉子長於樹幹”。

有的字我真的不明白簡化了什么: 虚(虛)、嘘(噓)、静(靜)、睁(睜)

上面我说过我看了 “广” 和 “厂”  就混身不自在。其实 “儿” 也不讨人欢喜。“兒” 是个大头的小孩,“儿” 则有两根刺往上顶,一定不孝!

我所说的都是用惯繁体字的人对简体字的反应,如果你自小就用简体字那一切都不成问题。到今天你叫我全用繁体字也很难了,我写不到两行一定冒出几个简体字。

这一轮的汉字简化是从1952年开始的,最初是准备簡化700字,后来经 1964年、1986年的修订总共简化了两千多字。在五十年代汉字的拉丁化好像是势在必行,也有人说这是苏联人在推动的。但在八十年代以后,汉字全盘拉丁化已经没人提起了。汉字的拉丁化的主要遗产是拼音,这在电脑化的年代里起了很大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