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桦博客

 
 
 

日志

 
 

詩僧蘇曼殊  

2013-01-18 04:0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雨楼头尺八箫,
                                   何时归看浙江潮?                     詩僧蘇曼殊 - 思桦 - 思桦博客
                                   芒鞋破钵无人识,
                    踏过樱花第几桥


这就是诗僧苏曼殊在日本留学时写的一首诗。尺八是我国古老的吹奏乐器,类似今日的洞箫,长一尺八寸,在隋唐颇为盛行,自宋代后渐少使用。隋唐之际,尺八东传日本。这里苏曼殊是以此来暗示他身在日本。

民初有两位学术素养非常高的僧人:弘一法师李叔同与苏曼殊。李叔同是一位集音乐,戏剧,文学,书画,篆刻于一身的大师,出家后严守戒律,悲天悯人,成为律宗的一大宗师。

苏曼殊本名子谷,曼殊是他的法号。虽然是个和尚,但从不守戒律,酒肉照吃,曾与多情少女发生轰轰烈烈的恋情,又在日本参加了兴中会,  跟随孙中山搞革命。是集才,情,胆识于一身的诗僧,情僧,革命僧。苏曼殊能诗擅画,通晓日文、英文、梵文等多种文字,翻译过《拜伦诗选》和法国著名作家雨果的名著《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 是当时革新派的文学团体南社的重要成员。

以下这首诗作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苏曼殊是年二十岁,离日本归国。


七绝 - 以诗并画留别汤国顿
 海天龙战血玄黄,
 披发长歌览大荒。
 易水萧萧人去也,
 一天明月白如霜。

汤国顿,是诗人居留日本时的好友,辛亥革命后任中国银行总裁,1916年被军阀龙济光刺杀。

苏家当时是广东的望族,苏曼殊的父亲苏杰生长年在日本横滨经商。苏曼殊的生母是一位日本女子,名叫若子,是他父第四房妻河合仙氏的妹妹。若子生下苏曼殊三个月后就离开了他,苏曼殊由其父苏杰生带回中国,由河合仙氏抚养。童年的苏曼殊被族人视为异族所生的私生子,苏杰生的妻子陈氏更是把河合仙氏和曼殊看作眼中钉。河合仙氏受不了白眼,只好返回了日本。

苏曼殊十二岁那年,苏杰生去上海经商,留曼殊在家乡读私塾。养母河合仙氏从日本给他寄来的钱全被陈氏吞没。不久,曼殊大病一场,病中的曼殊被家人扔在柴房里气息奄奄而无人过问。后来,他又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这一经历给幼小的曼殊沉重的打击,以至他小小年纪竟然看破红尘,而去广州长寿寺由赞初和尚剃度出家。但他毕竟是个孩子,有一次他偷吃鸽肉被发现,被赶出了庙门。

十五岁那年,苏曼殊随表兄去日本横滨求学,当他去养母河合仙氏老家时,与日本姑娘菊子一见钟情。然而,他们的恋情却遭到苏家的强烈反对。苏曼殊的本家叔叔知道这事后,斥责苏曼殊败坏了苏家名声,并问罪于菊子父母。菊子父母盛怒之下,当众痛打了菊子,结果当天夜里菊子投海而死。失恋的痛苦,菊子的命运,令苏曼殊深感心灰意冷,万念俱灰。回到广州后,他便去蒲涧寺出了家,开始了他风雨飘泊的一生。他第一部小说《断鸿零雁记》就是以他自己与菊子的初恋为题材所写的。

 苏曼殊尘缘未了, 在日本的一个音乐会上,他结识了弹筝女百助枫子。百助对曼殊一见倾心,曾热烈地向曼殊表达爱意。他眼含泪水,揪心裂肺。想到自己已经是“忏尽情禅空色相,琵琶湖上枕经眠”的人了,于是他为百助写了下面这首诗,然后决然转身走了,样子很凄苦。

鸟舍凌波肌似雪,
亲持红叶索题诗。
还卿一钵无情泪,
恨不相逢未剃时。

鸟舍: 据章士钊所藏《曼殊上人诗册》原注: 梵土(印度)相传,神女鸟舍监守天阍,侍宴诸神, .此喻调筝人百助。

1902年,陈独秀与蒋百里,苏曼殊等人在日本成立青年会,以推翻满清封建统治为革命宗旨。这年陈独秀24岁,苏曼殊仅19岁,正在东京早稻田大学高等预科学习,他们由此相识并成为知心朋友。第二年,两人回国后均就职于上海的 《国民日日报》
社。

苏曼殊酷爱法国文学,尤其对小仲马的《茶花女》更是情有独钟,百读不厌。虽然当时国内已有林纾翻译的《巴黎茶花女遗事》,且影响较广,但苏曼殊读后觉得不满意,所以计划重新翻译《茶花女》,他把这一想法告诉了陈独秀。陈独秀却认为,与其译介《茶花女》,还不如翻译雨果的《悲惨世界》,因为《悲惨世界》是法国文学中最具社会意义的作品,小说所揭示的人道主义精神和社会主义思想,正是他们这批中国知识界精英所要探索的。苏曼殊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还恳请陈独秀参与这项翻译工作。

当译著《悲惨世界》以《惨社会》为题在《国民日日报》上连载了11回之后,报社被封而停刊。苏曼殊因不屑于争名夺利,更不愿受人管束和制约,便愤然离去,《悲惨世界》因此没有译完。尽管陈独秀一再挽留,但他执意要天马行空,游历四方。临行前,苏曼殊给陈独秀留下这两首诗:

七绝 - 过若松町有感示仲兄
契阔死生君莫问,
行云流水一孤僧。
无端狂笑无端哭,
纵有欢肠已似冰。

孤灯引梦记朦胧,
风雨邻庵夜半钟。
我再来时人已去,
涉江谁为采芙蓉?

 据说苏曼殊是以中国旧体诗的形式去翻译拜伦的诗,我真想看看那是什么模样的,可是在网上找不到。我找到的是他翻译歌德的一首诗。歌德读了印度诗剧《沙恭达罗》(Sakuntala  注一)后叹为观止,于1791写了这四句:

    Would you the young year's blossoms and fruits of it's decline,
    And all by which the soul is charmed, enraptured, feasted and fed,
    Would you the earth and heaven itself in one sole name combine?
    I name you, O Sakuntala, and all at once is said.

苏曼殊百年前这样意译:

     春华瑰丽,亦扬其芬;
     秋实盈衍,亦蕴其珍。
     悠悠天隅,恢恢地轮,
     彼美一人,沙恭达纶。
 
 近代德语文学翻译名家钱春绮的译文:

你要把那春季的百花,晚秋的果实,   
使人迷惑、欢喜、满足、颐养的一切,
你要把皇天和后土全用一言以蔽之,
我只要说起你,沙恭达罗,就囊括殆尽。

从文字上来讲我当然喜欢苏曼殊的文言诗,钱氏的直译是忠实于原作,但诗味不浓。但话又说回头,苏曼殊前三句和歌德的前三句好像没有什么关连,他只是抓着意境而已。

苏曼殊在1918年,35岁时离开了人世,他身无分文,只留下八个字:“一切有情,都无挂碍”。

***************************************************
注一: 《沙恭达罗》是描写净修林女郎沙恭达罗和国王豆扇陀的恋爱故事。这个故事故事源出于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Mahabharata)。《摩诃婆罗多》是公元前三百年成书的,约有四百万字,是古代文明世界最长的一部史诗。内容叙述婆罗多族的两支后裔争夺王位继承权的斗争。敌对双方在大战十八天后两败俱伤,最后双方在天国相遇;由人成为天神的他们,愤怒与仇恨不再,个个仪态安详,享受着真正的和平和安宁。围绕这个中心故事的,除了大量神话传说、寓言故事外,还有大量宗教、哲学、政治和伦理等等理论性插话。其中第六章中的《薄伽梵歌》已经成为印度教的经典。我看了维基百科的简介后发觉许多佛教的辞汇都源出于此。

注二: 本文并非完全原创,资料都来自互联网,有部分文字是照搬。诸位如果在网上发现了苏曼殊所译的 《拜伦诗选》 请关照一声。
 
                   
  评论这张
 
阅读(4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