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桦博客

 
 
 

日志

 
 

漫谈外国地名中译  

2012-10-02 10:41: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外国地名的中译都是音译。这个我不同意,最有名的意译是"牛津"(Oxford) (注1)。 此外美国 犹他州的"盐湖城" (Salt Lake City) 和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 (Phoenix), 南非的"好望角" (Cape of Good Hope) 也是意译。 以前英国的"黑池" (Blackpool) 现在却变成中国人很难记得住的"布莱克浦", 同样美国纽约州的"水牛城" (Buffalo) 现在又被音译为"布法罗"。

音意混译的也有,那就是"剑桥"(Cambridge)。bridge 就是"桥"的意思, River Cam 就是流经剑桥大学那条河的名字,所以 Cam 是固有名词,而"剑"就是Cam的音译。 按今天的标准而言 Cam 是不应该音译成"剑",以前的惯例是音译也要找个在中文上有点意思的,宁愿在发音上将就一点。Cambridge 还有另一个中译,那就是徐志摩那首 《再别康桥》 里面的 “康桥”, 也是音意混译。 照说“康”是比"剑"更靠近 Cam 一点,但到头来还是不敌于"剑"。

音译的一个例子是"蒙特利尔"(Montreal), 加拿大法语区最大的城市。 我不知 “蒙特利尔”  的译者是按英语或法语去音译,按英语来念 Montreal 应该是 “蒙趣喔”。 事实上加拿大的老华侨都不管你这个“蒙特利尔”,他们有当地华人用了几代的名字 “满地可”。

据说这个城市最初是以城后面那一座山 Mont Royal 来命名的,Mont Royal 在当时的法语是 Mont Réal, 这就演变出 Montreal 这个名字。 当年中国来的铁路工人在工程完工以后,幸存的有一部分沿着铁路东来到 Montreal 定居, 有人说“满地可” 这名字就是他们起的, 也和 Mont Royal 有关。 我想我应该尊重这些饱受艰辛的铁路工人, 跟他们用 “满地可” 这个译名。

以往的译名很少是准确的音译。 三蕃市 (San Francisco), 洛杉矶 (Los Angeles) 都离原来的发音很远。 “三蕃” 还勉强和 San Fran 拉上关系 (事实上美国人也有用 San Fran 作为San Francisco 的简称的), 但洛杉矶和 Los Angeles 就离谱了。 有些华侨索性把 Los Angeles 称为洛城或罗省。反正在美国没人去管,只要你这一群人都明白你讲什么就行。

San Francisco 有没有准确的音译呢? 有! 那就是清代一个到美国公干的官员翻译的 “新法兰西士果”。说实话,作为音译这个译法是不错的。 我忘记清朝这个大官的名字了,这一段掌故是很久以前我从香港报纸的副刊上看到的。

有人说"伦敦"这个地名译得不错,但今天海外的中国人还有喜欢从右边念起的, 你看唐人街的招牌就明白。你打横从左到右写下“伦敦”这两个字,人家从右往左念就很不雅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原来的译者,当时他哪里会想到他的后代要像洋人一样的从左往右念呀?

意大利的名城  Firenze 在中国被翻译成“佛罗伦萨”或者 “佛罗伦斯”,我想那是从英语 Florence 翻译过来的。直接从意大利文翻译是“翡冷翠”,这个译名是徐志摩的手笔,首见于他的诗歌《翡冷翠的一夜》。

意大利的首都罗马却是从意大利文 Roma 音译过来的。 法国首都巴黎也的确是从法语Paris 翻译的,如果从英语翻译就变成"巴黎士"了。

我最讨厌的译名是“ 符拉迪沃斯托克”, 又长又难念。 本来的名字“海参崴”不是漂亮得多吗?  “ 符拉迪沃斯托克” 是从俄语 Владивосток (英语 Vladivostok) 翻译过来的, 那是征服东方的意思。

老华侨有自己的一套的译名。 最广为人知的是 “旧金山”, 那就是三蕃市。“新金山”是澳洲的墨尔本(Melbourne)。有人说加拿大的维多利亚市(Victoria)也曾经被称为“新金山”。  ”檀香山“是美国夏威夷州的首府火奴鲁鲁(Honolulu), “咸水埠”就是加拿大的温哥华。

加拿大的城市 Calgary 现在被译成“卡尔加里”,老华侨还是用“卡加利”这个名字。现在基本上是说粤语和台山话的叫“卡加利”,说国语的叫“卡尔加里”。 这个分野是不健康的,做生意的不想得罪任何一方就干脆用“卡城”这个名堂。据我说既然我们可以忍受“三蕃市”,“洛杉矶” 这样非标准的译名,为什么不可以让老华侨高兴一下沿用他们的 “卡加利”呢? 这样做新老华侨的隔膜不是少一点吗?

这种译名字的双包案在小一点的城市更比比皆是。 香港来的移民通常会引用香港街道的粤语音译。 因为香港街道很多都是以英国城市是来命名, 而美加的城市也有很多是抄英国城市的名字,所以 Hamilton 就被称为"咸美顿", Dundas 就是"登打士",Gloucester 就是"告罗士打"。通常这都会和国语的音译有分别的, 这种双包案短期内我看不出有解决的办法。

为什么要用音译呢?其中一个动机是能与外国人沟通。 这个我想是一厢情愿的,不要说什么洛杉矶,你找来一个加拿大人用北京话对他大喊“蒙特利尔”, 我敢说他不会知道你是说Montreal。 音译的好处只在于容易处理,意译太难,也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

不过, 准确的音译也有一个坏处: 你习惯以后将来说那种外语就有点麻烦。 我小时在香港叫 vitamin 为 “维他命”。 维他命的发音比较接近英语, 到现在我用英语说 vitamin 的时候都经常说成 “维他命”, 老外是听懂我说什么,但总觉得我这个单字的腔调怪怪的。 如果我以前称 vitamin 为"维生素"就没有这个问题。

注1: Oxford 是英国一个城市,Oxford 大学就在Oxford。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